Linux 科学上网指南

本文写于 2015.12.14

申明:这篇文章仅用作技术交流,携手建设社会主义~

一直有同学问我Linux下怎样科学上网,索性写篇指南,方便自己也方便大家。

SS是一种socks5代理服务,类似于ssh代理,与vpn的全局代理不同,SS仅针对浏览器代理,不能代理应用软件。

SS的作者出于你懂的原因被有关部门请去喝茶,其项目已经从github移除。

感谢所有为科学上网而作出贡献的同学,你们不只是打开了通往外面世界的大门,更是铺就了一条又一条通往自由的道路,繁星虽然暗淡,但他们占据了整个天空,即使黑夜也并不会寂寞。

Linux下的客户端有Shadow socks-Qt5,以及shadow socks-python两个版本。

一、第一个图形化客户端比较友好,安装需要PPA源,Ubuntu下比较方便。

sudo add-apt-repository ppa:hzwhuang/ss-qt5
sudo apt-get update
sudo apt-get install shadowsocks-qt5

Debian由于不支持PPA就要麻烦些。首先确定安装了下面的这些依赖包

sudo apt-get install qt5-qmake qtbase5-dev libqrencode-dev libqtshadowsocks-dev libappindicator-dev libzbar-dev libbotan1.10-dev

然后运行命令获取一个deb包:

dpkg-buildpackage -uc -us -b

最后安装

sudo dpkg -i shadowsocks-qt5-.deb

二、我用的kali 2.0基于Debian,也没有PPA,所以我通常使用第二个Python后端。

sudo apt-get install python-pip
pip install shadowsocks

然后编辑文件shadowsocks.json。

sudo vim /etc/shadowsocks.json

输入下面的内容

{
"server":"xx.xx.xx.xx",
"server_port":xxxx,
"local_address": "127.0.0.1",
"local_port":1080,
"password":"xxxxxxxx",
"timeout":300,
"method":"aes-256-cfb",
"fast_open": true,
"workers": 1
}

解释一下

名称 说明
server 服务器IP,即当前操作的VPS的IP地址
server_port 服务器端口,根据实际需要修改,或者就默认
local_address 本地监听地址,默认即可
local_port 本地端口,默认即可
password 用来加密的密码,根据实际需要修改
timeout 单位秒,默认即可
method 默认的是”aes-256-cfb”,根据实际修改
fast_open 参数选项true/false,默认即可
workers worker的数量,在Unix/Linux 上有效,一般不用加此项

保存退出,输入一下命令启动

sudo sslocal -c /etc/shadowsocks.json

这样SS就运行了,接下来设置浏览器,跟在Windows下一样,就不多说了。

现在可以科学上网了,可是每次开机都要手动打开终端输入一条命令,虽然这条命令不长,但是总感觉不方便,而且关掉终端代理就关闭了,我们写个脚本让它开机自启吧。

我们知道,在linux启动的最后阶段,系统会执行存于rc.local中的命令,所以我们只要把 sudo sslocal -c /etc/shadowsocks.json 写入 /etc/rc.local 中就可以了。

最后引用SS作者clowwindy的一段话:

维护这个项目到现在大概总共回复过几千个问题,开始慢慢想清楚了一件事,为什么会存在GFW。从这些提问可以看出,大部分人的自理能力都很差,只是等着别人帮他。特别是那些从AppStore下载了App用着公共服务器的人,经常发来一封只有四个字的邮件:“不能用了?”我觉得这是一个社会常识,花一分钟写的问题,不能期待一个毫无交情的陌生人花一个小时耐心地问你版本和操作步骤,模拟出你的环境来帮你分析解决。Windows版加上GFWList功能以来,我反复呼吁给GFWList提交规则,但是一个月过去了竟然一个提交都没有。如果没有人做一点什么,它自己是不会更新的啊,没有人会义务地帮你打理这些。我觉得,政府无限的权力,都是大部分人自己放弃的。假货坑爹,让政府审核。孩子管不好,让政府关网吧。房价太高,让政府去限购。我们的文化实在太独特,创造出了家长式威权政府,GFW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一个社会矛盾的终极调和器,最终生活不能自理的你每天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要给政府审查一遍,以免伤害到其他同样生活不能自理的人。这是一个零和游戏,越和这样的用户打交道,越对未来持悲观态度,觉得GFW可能永远也不会消失,而墙内的这个局域网看起来还似乎生机勃勃的自成一体,真是让人绝望。

参考资料:

Table of Contents